永久同盟,這代表什麼意思?


——你,就只有你,永遠都不准背叛我。

——又不是結婚或合併什麼的,所以,也不是佔有,不能佔有。


遠在那個時代之前就開始了,那個你的時代、我的時代,充滿著鹹味。

你看著我崛起,我看著你衰落。

然而盟約不變。


「我要去東方。」

瞇起和自己有著些微差別的,那雙總是發出柔和光芒的瞳,你把捲曲的古老地圖再展開,以船桅畫出了另一半的輪廓。

若是如此,那為什麼不計較、不掙扎?當看著安東尼奧取代自己的地位時,只是安靜地步下那個舞台。

「亞瑟。」你無所謂地往後一躺,抬起眼望向我。「你會了解的。」


於是我發瘋了一樣併吞整個世界。


亞瑟。

居住在森林裡的日子,偶然遇到了其他國家也我總會挺起胸膛朝那些人吼著,我是盎/格/魯/薩/克/遜,我也有名字。

這是個地理名詞、是個民族的名字,但從來不被正視為一個足夠聚集出意識化身的存在。

淹沒於無數的「小盎/格/魯/薩/克/遜」以及戲謔般掃視的眼神,唯一就只有一個人用溫潤的聲音,認真喊著我的名字。

「亞瑟。」

平等地就像是,對著其他已經崛起的、成長的,國家一般。


從此祖母綠開始擁有璀璨的火光,僅屬於自己的。


「結盟吧。」

兩人四手互相交疊著,結締下永恆。

你的政權會瓦解,我的王城會崩塌。

條約不改。


「可愛的弟弟。」在你的世紀過去以後,看到你再次展發那樣的笑容時,跟我提起的是這件事。


永久同盟,這代表什麼意思?

——你,就只有你,永遠都不准背叛我。


在這期間你曾經回去找安東尼奧合併為王國,我也與東方琉璃結為「從未看過如此關係如此甜蜜」的同盟。

流沙飛梭,與多人相聚、錯身、別離之後,只有你。

只有你還在原地,跟我一樣掙扎著穩固自己的位置,用著各自的方式,樸實凌厲。

可愛的弟弟,是嗎……?

看著那個幾近於蠢樂的笑容裡,有時候我真的懷疑,那個曾經主控整個大西洋的驕傲靈魂,在你身體裡,還有沒有殘存那麼一點點。

所以我踏上那個國家,貪婪地牟奪。

我也有了弟弟,甚至於讓你的弟弟失去了他應有的地位,變得黯淡。

這樣子的話,你的笑容也會黯淡下來嗎?


永久同盟,這代表什麼意思?

——又不是結婚或合併什麼的,所以,也不是佔有,不能佔有。


不會吃醋的。不可能。

就算盯著你的時候總會出神……無論是眼下的淚痣,還有眼角的笑意,或是那雙橄欖綠,都一樣。

因為我們只是朋友,頂多是好朋友,如果非要我承認的話。


好到我可以放下我的利益主義,予取予求,不計代價地資助再資助,的朋友。


「唔。」

拉回思緒,老式鋼筆的筆尖持續接觸著紙面,墨水暈開了一圈。

對這情況皺了皺眉,把泛黃的紙張抽掉,翻找著抽屜再次抽出了另一張紙。

輕吸一口氣,落筆劃下每週通信的第一個單字,以絕對正統且優雅的筆跡。

「佩德羅。」


FIN.


---------------------------------------------------------------------------------------------------------------------


只是個突發奇想的短打,有點雜亂,覺得永久同盟真心盟想安利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翻滾)

葡哥葡哥你好帥TvT

總之謝謝大家閱讀(270度鞠躬)


By 姐姐‧柯克蘭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偽‧海戰們的日不落帝國☸

姐妹都是傲嬌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