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取材:

https://www.facebook.com/AnimeFeelMore/photos/a.238350556342356.1073741828.238323603011718/527216344122441/?type=3&theater

 

-----------------------------------------------------------------------------------------------------------------

 

我不想睡覺。
 

亞瑟躺在床上,清晰地感覺到這個念頭。

事實上他並不是不累,相反地,連續開會一整天再加上回家繼續處理各種後續公文,已經幾乎把他的體力與精神完全耗乾。現在閉上眼睛好好睡上一個因為熬夜工作而變得不怎麼足夠長的覺,然後明天準時把宛如一灘爛肉的自己從床上不那麼辛苦地拔起來,似乎是一個隔壁鄰居小孩都能一秒做出的明智選擇。

跟疲倦的軀體及意志相反,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亞瑟很明確地知道,他不想睡覺。

這是一個很難以解釋的狀態,基本上他的生理與心理難得達成了和平協議,向他發送同一個請求,他難以說明還有什麼東西能迫使自己保持這種無意義的清醒狀態,把明天的自己累個半死。

或許……靈魂吧。他自我安慰地做出解釋。他的靈魂現在不想那麼輕易就把眼皮闔上,將感官囚禁在一片無意識的漆黑裡。

他躺在床上,雙手捧著手機漫無目的地滑著動態,微亮的手機螢幕光是房間裡唯一的小光源,照在眼皮上的感覺沒有很舒服。時間已經太晚了,連多數的夜貓都鑽回了自己窩裡,怎麼刷新都是同樣的消息一直在眼前重複。

很明顯是浪費時間的,瞄著右上角的數字,顯示過了將近兩個小時。

"放下手機!閉上你他媽的眼睛去睡覺!"

亞瑟幾乎可以聽到他的大腦正在這麼咆哮。

"我不能……不想睡!"

於是他吼回去,繼續完全沒有理由目標的滑動手機。
 

缺了什麼。不知名的什麼。

嘛,也不算不知名啦……

就跟亞瑟清楚地自己不想睡(雖然無法解釋),他也清楚地知道缺了什麼——安東尼奧,那個該死的鄉下佬。

這話嘮消失已經多久啦?

老實說……被煩久了突然安靜什麼的真有點不習慣。
 

周圍的人聽到大概會驚訝個半天吧,總之也想不起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亞瑟跟安東尼奧每天會抓緊縫隙來回發好幾通訊息給對方。

聊生活、抱怨些什麼、說點無關痛癢的蠢話,有時在半夜裡說著睡了睡了還會不知不覺就繼續聊到逼近天亮。

 

好啦,好啦,承認總行了?

有點想念。
 

I miss our conversation.
 

呼,肉麻過頭了,他能保證這絕對不是自己的想法。

誰又在他腦子裡說話?
 

I miss how we used to talk every minute of every day, and how I was able to tell you everything that was on my mind.
 

噢,他的腦袋今天可真熱鬧,充滿著脫序得完全不受控制的聲音。

亞瑟用死人般的空洞眼神持續盯著螢幕。
 

Hey?〞

訊息的提示燈突然亮了,亞瑟不帶任何希望地隨手點開。

‵嗯?′

連回應都隨便回一個字就做數,反正自己累著,總沒有必要陪著精力過剩的美國小夥子表現得熱情。

〝哇天,你居然真的還沒睡,我只是看到這時間你的上線燈還亮著,想稍微留個訊息取笑你忘了關手機:D

一連串的廢話亞瑟沒有很仔細看,不過卻不討厭持續回覆訊息。更確切的說,既然不想睡覺,有人聊聊天倒是比自己一直滑一樣的動態要有趣得多。

〝我這裡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啦,算時差你那裡是……凌晨四點?拜託,早就超過的一個老人家該就寢的時間囉XD

‵正確來說,第一,我不是老人家;第二,我正躺著沒錯。′

〝那好,身為世界的英雄,Hero就不打擾過勞老人的睡眠了。欸亞瑟,睡覺前最後一個講話的對象是Hero,你不覺得真幸運?(laugh)

我不想睡……他打到一半,又快速刪掉已經輸入的字詞改上。‵……我睡不著。′

*Alfred把你的暱稱更改為老人病末期。*

「粗魯的小鬼永遠都是粗魯的小鬼,禮儀都去哪了……」皺皺眉,只是咕噥抱怨幾聲,省掉了大吵一架的興致。

阿爾弗雷德說對了一點,現在確實不是他該活動的時間。

〝不然告訴Hero,有什麼事居然能讓你睡不著?〞

‵事情也沒那麼嚴重啦……′停頓思考了下要用什麼詞彙才能完整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不過些事有點反常……啊也不算反常,反正就是持續了一段時間定期出現的人不在,稍微、稍微不習慣而已。′

Huh? 亞瑟,你說誰?哇我都不知道你有對象了……〞幾乎是訊息送出的同時他就後悔了。果不其然,阿爾弗雷德將近是平常的兩倍速打字興致勃勃地回問。

‵嘿,別亂說話,才不是什麼對象。我就大概提一下。′
 

‵就,安東尼奧啦。不是消失了一陣子了嗎?′

‵我才沒有擔心他什麼的,只不過是如果他又捅了什麼簍子還是得要我們收拾,我就基於目前還同是歐盟成員國的立場,稍微留了點心,僅此而已。′

發送出訊息的時候亞瑟不知道怎麼了,頓時覺得喉嚨一陣乾啞,好像有什麼重物死壓在胸腔之上,連呼吸都變得艱難。

……

似是配合了亞瑟的幻覺一樣,阿爾弗雷德已讀了接近三分鐘,就在亞瑟即將失去耐性要滑掉對話框時,對方的訊息欄才又出現那個代表輸入中的跳動點點。

〝亞瑟,我不知道你在說誰。〞

跳動結束的時候刺進眼裡的這句話讓他不由得眼皮一陣狂跳。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雖然我早就知道你狂妄得欠揍,但也沒目中無人到一個名字也記不住。′

〝我真的不認識這個人,亞瑟。歐洲沒有這個國家。〞對方的口氣漸漸嚴肅了起來,亞瑟不明白為什麼此刻自己的心跳變得那麼劇烈,激烈得幾乎要從喉嚨嘔出來。

‵西//牙。我祈求上帝讓我不需要這麼直接地跟你說白到這程度。′
 

……一直以來都沒有這個國家,亞瑟。〞
 

愚人節整蠱?時差也不是這樣玩的,都過去好幾天了。

‵阿爾,我親愛的阿爾,我能理解。畢竟被連續玩了幾年,你想反整我的意圖我能充分體會但──你的拙劣謊言實在……告訴你吧,直到兩個月前我還天天跟他通著訊息聊天!′

‵聊到一半還動不動就按個番茄圖案過來。′

‵十二點的時候一定暫離,因為要打跨洋電話給那個同樣長不大的廢柴小番茄(噁)催睡。′

‵看,我能把他的習慣講得那麼詳細,然後你現在在開這種玩笑?哈哈,好吧,夜深了,我累。你贏。′
 

〝亞瑟。〞

他還想繼續打些什麼來繼續證明阿爾弗雷德是在裝傻,可是在一個句子發了過來之後,他的手指幾乎僵硬到無法繼續動作。

 

〝亞瑟,我不知道你到底跟誰聊天了。〞

沒有那個年輕人特有的活力感,凝重的氣味取而代之。少見的關心露骨的訴出,亞瑟只在心裡萬千哀號拜託不要是現在。

〝或許你可以試著點開對話紀錄檢查看看,你的聊天對象到底是誰、你所說的聊天紀錄到底存不存在。我很認真。〞

〝你今天很不對勁。〞

〝我倒是希望你明天早上窩在棉被裡羞於見人的時候,發給我訊息說你現在喝醉了,該死的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
 

亞瑟看到這條訊息後,顫抖著手立刻關掉螢幕把手機扔遠,頭鑽進棉被裡。

再次地,他不知道出於什麼理由。
 

連不敢點開訊息列表看一眼確認的恐懼,都是不具名的。



FIN.


 

--------------------------------------------------------------------------------------------------------------

 

By 姐姐‧柯克蘭(翎嶽)

  

, , , , , ,
創作者介紹

☸偽‧海戰們的日不落帝國☸

姐妹都是傲嬌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