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虐注意

然後獨伊會閃一下是必須的XDD

啊~我現在只想到這幾個欸...((被毆

那就...開始吧啊哈哈~(逃跑)

 

 

「Ve…哥哥!晚上要記得回家吃飯喔!」我一邊做著青醬義大利麵一邊對著不知道第幾次因為我說不出優點而心靈受創跑走的哥哥大喊。

 

其實,每次哥哥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總會想跟哥哥說出實話

 

但,我還是決定每次都用「Ve…」來回答哥哥的問題。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至少哥哥跑走了晚上還是會回來的。

 

這樣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我把已經做好的青醬義大利麵放到盤子裡,然後小心翼翼的將白醬拌入麵中。

現在只剩安東哥哥、基爾哥哥、和法蘭西斯哥哥一起外出喝酒的時候哥哥會和我一起去找Bella玩而已。

每次哥哥被拒絕的時候我都好想叫哥哥選我喔…因為,我是絕對不會拒絕哥哥的!

 

但…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對吧?

 

以前我們還跟羅/馬爺爺住在一起的時候,哥哥遇到不順心的事都會拿我的名字咒罵的……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番茄渾蛋"了呢?

明明、明明哥哥跟我才是義/大/利的!!為什麼哥哥反而更像西/班/牙了呢?

 

「Ve…果然還是不行嗎?」我放下已經盛滿兩色義大利麵的盤子時還是督見了原本要做第三色義大利麵的原料───番茄。

看來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必須做啊…否則哥哥會生氣的吧? 就像哥哥討厭我吃馬鈴薯一樣,我也非常討厭哥哥吃番茄。

或許是因為哥哥吃番茄的時候那種幸福的微笑不是給我的,而哥哥也從不會想到我。又或許是我從番茄上總是會想到安東哥哥的笑容吧?

 

安東哥哥的笑很開朗、很溫暖,卻總是刺傷我,也讓我想要親手毀滅掉。

 

安東尼奧哥哥消失了之後,哥哥是會對我笑還是再也笑不出來了呢?

 

答案就在我告訴哥哥我把安東尼奧哥哥殺掉了的那個晚上很清楚了吧?

 

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呢?

明明知道那根本只是不可能的奢求。

 

我將番茄義大利麵放進盤子的最後一個空格。

一個人的時候,不笑也是可以的吧?

 

雖然路德總是要我笑起來,說我不笑的話就不是我了。

但是我能不能不要笑?

我能不能不要這種懦弱的自己?

 

只要我不笑的時候我就能不是北/義/大/利、不是菲利西亞諾。

不用笑,不用隱藏。我,就只是一個失戀的人而已。

就僅此而已,卻是最微薄最不可能的奢望。

 

我是北/義/大/利,一直都是,未來也必須是。

 

 

「義/大/利君?」

「Veeeee!!」我驚愕的抬起頭望著突然出現在門邊的那個人。

「驚擾到你真的是非常抱歉」菊帶著微笑走了進來「在下按了幾次門鈴都沒有人回應加上門又沒關好所以就擅自進來了」

「沒關係啦菊不要這麼拘謹嘛~這樣好陌生喔!!」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並遞上了剛剛做好的義/大/利國旗三色麵

「要吃嗎?」

要幫我把番茄的吃掉嗎?

「...義/大/利君。笑不出來的話,還是別勉強自己笑了吧?」

「…!!」為什麼!!為什麼?!

我明明已經藏得夠好了不是嗎?

我明明就已經變回北/義/大/利了不是嗎?

為什麼菊還是看得出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難過的話,還是哭出來會是最妥善的處理方式呢!」菊的表情沒有變,依舊是微笑的看著我。

 

只是,我最拿手的笑卻再也撐不住了。

 

「嗚嗚嗚我果然什麼都做不好!!」我撲向菊那纖細的腰「我果然嗚嗚不管是對哥哥還是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多希望對我說不用再笑了的是哥哥呢?

 

明明覺得好就算在軸/心/國面前還是要笑的、明明只要不去看、不去想、不去感受就不會難過的 但我還是在菊的懷裡哭了起來,再也停不下來。

「但是對在下而言,義/大/利君已經做的夠好了。」

「Ve…」

 

如果是哥哥對我說這句話的話…那該有多好呢?

 

 

啊~我的後記筆記呢?

什麼!不見了

!那我的後記要怎麼撐下去

噢...放篇番外之後快閃應該不會被打吧?

順帶一題其實這篇是跟別人的接龍文~

其實也不算接龍啦...因為他整篇寫完之後才給我

所以我也只能寫番外而已(哭)

結論是再放上來的話就是番番外了呢☆

這果然是個打完就要快逃的決定嗎TAT!

啊對了,今天是瓦修的版本喔XD~

 

「分、享」抓著列/支,上膛。

 

 

 

 番外《表情》

 

Ve…菊,對不起!」義//利君搔了搔頭,顯然十分尷尬

 

「請不要在意。」我笑著拿起義//利君遞給我的手帕開始清理起不久前義//利君留在我衣服上的鼻涕

 

 

 

看到義大利君真正的恢復笑容真的是太好了。

 

只是這件衣服恐怕又得麻煩櫻了吧?

 

 

 

「菊~那你要不要吃點pizza呢?吃飽了有力氣才能繼續清嘛…Ve嘿嘿」義大利君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利君,你知道在下為什麼能一眼就看出你的情緒嗎?

 

 

 

因為啊,在下在面對你的時候,或許也是相同的表情呢?

 

 

 

 

 

「那就有勞你了。」我微笑著看著義//利君,沒有停下擦拭的動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偽‧海戰們的日不落帝國☸

姐妹都是傲嬌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